首页 玄幻小说 吃出个通天大道

第131章 衣哥衣哥亚美蝶

吃出个通天大道 暗形 4199 2019-11-10 12:56

  如果吴本草没有揭秘,李千秋无法意识到危机,就不会有这把火,指不定接下来将发生什么。等明王死去几天后,李千秋再知情,再采取措施,就没法像现在这样完美甩锅了。

因此,吴本草虽不想干预,却彻底改变了事态的走向。

老白说道:“幽州军长途奔袭,没等到目标落网,只剩一场空。皇帝骑虎难下,只好拿李显出气,将群臣的视线转移开。昨夜,她密召兵部的人进宫,肯定是下令,让朝廷给幽州军提供粮草。”

吴本草点头,“李千秋的做法是对的。一旦奇兵被逼到明面上,失去出其不意的效果,再留下来也没意义。我猜,幽州军要开拔返程了。”

李家的人再如何蠢,接下来也不敢再犯险,授人以柄。武靖思师出无名,又不能久留,只有回幽州这一条路。

老白说道:“现在,那群年轻人开始讨论,李千秋等人该怎么做,才能打动皇帝,把英王放出来。”

吴本草若有所思,站起身来,说道:“要不你在这里吃着,我过去找他们聊聊?”

一直躲在暗处偷听,既不磊落,也不方便。无论偷听到什么,他俩都只能根据掌握的情况,进行分析推论,得不到新的情报,收获仍有限。

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过去,加入讨论,结识一群新朋友。

老白坏笑道:“你该不会是想看看那个少女吧?”

吴本草淡漠一笑,“是又怎么样?光明正大地看美女,不丢人,总好过在这里当偷听的猥琐男!”

于是,他走到隔壁的隔壁,轻轻敲门。

门开后,他迈步而入。

房间不大,五个青年围坐在圆桌旁,桌中央摆着热腾腾的火锅,周围放满了各很多碟肉片和蔬菜。

吴本草拱手行礼,微笑道:“诸位仁兄,今日天气寒冷,在下想吃火锅,但一个人吃又没劲。店主说你们这里热闹,所以我不揣冒昧地问问,能否添一副碗筷,也赏我口热食?”

没等青年们回答,他迅速补充道:“这一餐我请客,吃火锅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热闹。一回生二回熟,诸位若有雅兴,以后也可以常到我店里聚聚。”

最重要的三个字是“我请客”,但提钱太俗,所以他轻描淡写,随意把这话带过去。“我店里”三个字,则是他给对方预设的话茬,以免把天给聊死。

坐在主位的那青年,眉眼俊逸,皮肤如女子般白皙,一看便出身豪门。听到吴本草的话,他眉头一皱,显得不悦,正准备下逐客令。

不料这时,旁边少女微微一笑,对不请自来的吴本草略感兴趣,问道:“瞧你的年龄,应该比我们都小,居然还开店?”

她五官匀称,生得也算清秀,惜乎肤色微黄,比身旁青年还黯几分。她那头乌发披在肩后,似瀑布一般,在白绒袄衬托下,看起来很美。但最美的地方,还要属她的眼睛。

她微笑打量着吴本草,明明没有多少情绪,那双黑亮瞳眸里,却仿佛闪着星光,灵动有神,说不出的迷人。

吴本草颔首,报之一笑,“确切地说,现在还没开店。我打算把这家盘下来,自己经营,诸位若肯赏脸的话,以后咱们还会常打交道!”

此言一出,青年们的兴致都被吊起来,纷纷议论起来。

“真的假的?你这么小的年纪,竟想自己开饭馆,你知道该怎么经营吗?”

“乖乖,原来站在咱们面前的,是吹水居以后的老板!那必须要请你坐下来,以后给咱们优惠一点!”

“这话没毛病,咱们天天在这里吃喝,既然以后店面易主,是得跟新老板认识认识。”

这几人都很热情,搬过一把椅子,请吴本草入席。

至于主位上那青年,脸色有些难堪,不好再说什么。

吴本草落座后,主动往锅里添菜,开始自我介绍,“我叫吴本草,今年十七,兄长们可以叫我小草。等我跟店主交接后,下次你们再来吃饭,我再请你们吃一顿!”

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急需在城南打开局面,请客吃饭都是小事。

如果能把这五人拉拢好,请他们回太学帮忙宣传,或许能产生不少收益,不是一顿饭能比的。

见他这么热情,旁边一个胖子说道:“我叫范东流,他们都爱叫我老六,你叫老六、六哥,都行!”

吴本草点头,“六哥好。”

再旁边的是瘦高个儿,眼睛忒小,像闭着眼一样,笑眯眯地道:“我叫陈松之。连范胖子你都喊哥,那我这声哥,你也少不了了。”

“松哥好。”

接下来轮到少女。

她嫣然一笑,大大方方地道:“我叫柳星衣,以星光为衣。我不想占你的便宜,省得把我叫老了,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吴本草认真点头,“好的,衣姐。”

“嗯……嗯?”柳星衣差点被忽悠过去,朝他一瞪眼,“都说了别叫姐,没往心里去是不是?再重新喊一遍!”

大家都笑起来。

陈松之笑得眼睛快闭上了,调侃道:“不瞒你说,太学所有女生里,最能打的就数星衣妹妹,你喊她一姐,还真没毛病!”

柳星衣从锅里捞出一块黄姜,夹到陈松之的碟子里,没好气地道:“星衣妹妹也是你叫的?手上打不过我,嘴上还想当哥,快吃你的鸡屁股吧!”

陈松之视力很差,注意力又都在柳星衣那里,一边说着,一边夹起黄姜往嘴里送,“鸡屁股怎么了?都是肥肉,还挺……”

话没说完,他急忙把姜吐到桌上,辣得直哈热气。

旁边的范东流快要笑出眼泪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没少拿陈松之近乎为零的视力搞恶作剧。

吴本草也忍俊不禁,记住了陈松之的这个缺陷,给他倒上一杯热茶,“尝到衣姐的厉害了吧?”

“又叫衣姐……”柳星衣叹了口气,“我宁愿大家拿我当男人,都喊我衣哥呢。”

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女性明显是弱势的一方,这点难以避免。再强大的女子,在男人们的心目中,往往也会被视作玩物,得不到尊重。

这是现实,柳星衣也很无奈。

吴本草似笑非笑,“衣哥衣哥!你别不开心,我以后就这么叫你。”

他心里却在想,衣哥衣哥,亚美蝶……

主位那青年脸色微冷,没有参与伙伴们的聊天,目光落在吴本草身上。

往常,他是这五人组的主心骨,范东流和陈松之都是他的跟屁虫,围着他转。但自从吴本草坐下来,他敏感地察觉到,这饭局的中心正在偏移,伙伴们有说有笑,却没再看他。

一念及此,他眉头微蹙,对吴本草的憎恶愈发强烈。

“小吴,你不是我们太学的人?”

妙书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