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小说 冷王的逍遥医妃

第四百四拾六章 大结局

冷王的逍遥医妃 幸运九 12370 2019-11-10 12:55

  若论幸福时光,于慕容九来说,再没有什么时候是比这两个月来得惬意的了。

在心爱的人的陪伴下,又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幸福安康的样子,有什么是这样的温馨能够比拟的?

东方啸因着老七老八表现出色便让他们时常左右陪伴,便也不在一直盯着东方逸。脱开了朝廷的公务,东方逸又开始每天盯着慕容九的生活小细节,虽然难免会有烦的时候,但也因为这样让越来越近的预产期,并未给慕容九带来多数初产孕妇会有的产前忧郁症,因为她每天都沉浸在甜蜜的烦恼中顾所不及,哪还有时间去胡思乱想而得忧郁?!

而且,身边还有孤独元恺和苏欢欢这对逗比情侣,每天要在她面前上演一出小冤家的戏码。可这还不够,她的大哥和魅影这两个初尝恋爱滋味,却都不懂如何把握的人也总爱在她面前上演年度虐心大剧……

你说说看她还有时候产前忧郁吗?慕容九简直是不能再忙了!当然了,那也要是她自己忙得乐在其中。

所以啊,乐在其中的某人,在实在看不过孤独无恺与苏欢欢这对欢喜冤家只是瞎打情瞎骂俏的玩闹,却没有切实的走向欢喜结局而不得不出面提醒:该洗洗睡早日把娃生了!

虽然,慕容九自己也不知道人家是不是真的需要她的提醒,说不定人家早就洗洗睡了呢?独孤元恺那家伙虽说二了些,可是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男人的本性应该说是不会被遗忘才对的……

可是,这些不是慕容九需要想的,因为她也许只是闲得蛋疼的咸吃萝卜淡操心,借此挥霍她的闲得发霉的热情……

哦不,她很忙!对,所以重来重来――话应该得是这么说的:她挺着个大肚子还不得不为自己小跟班的人生大事……而操碎了心!

嗯,这样感觉起来……好多了!

不过,不管慕容九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是积极关心小跟班的人生大事,总之在不久后,她是真的听到了他们俩的好消息!本来两人商量着立刻返回谭城向谈家主提亲的,但又考虑到慕容九的预产期将近,天机老人又不在,独孤元恺要是再一走,她突然要生了怎么办?所以,他们将计划推迟到了慕容九生产后,并且给天机老人和谭城谈家和神农谷各去了信……

操心完了逗比情侣的事,就再来说说这边这对虐心面瘫组合――从蒙心地自怨自艾的魅影那儿好不容易打探到,原来她不是不喜欢她大哥了!而是因为之前她家大哥将受伤的魅影丢在影据点独自离开一事,让魅影耿耿于怀,认为她家大哥并不喜欢她而伤透了心……

随后,慕容九又从她的闷葫芦大哥那里费了九牛二虎……好吧,夸张了点,她大哥虽闷骚――咳,不爱说话!但也不会对她隐瞒什么。所以她直白的那么一问,也就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

唉,听到他们的故事,慕容九也只能摇头表示,这世间的痴男怨女因为类似事故而错失彼此的还少嘛!怎么就没人学乖?

所以,慕容九不得不又费心的去劝导两位……

魅影吧,好说!面冷心热,想当初她冲着慕容九表白那会儿和意识到喜欢慕容昊时那热情直追的劲儿,就知道她不是个害羞不敢表白的!

可,唉……可却也正是因为这样,初生恋慕之情的魅影,在经历了两次失败的表白后,受挫太深因而产生了抵抗之情,所以……总的来说,让她再一次向慕容昊表白――没戏!

魅影那边心结打不开,慕容九只能找到可以解铃的人――她家大哥,慕容昊。

唉,说到她这个大哥,明明就是个精明的人不是?可是偏偏遇到这情之一字却木讷得可以!不只面瘫,还木讷!你说人家魅影还不得误会嘛!也难怪这虐心的戏码演不停,以两人的性子……这僵持的情况根本就是停不下来嘛!

所以说,慕容九这段时间真的是很忙!

看吧,又劳心劳力帮自已大哥安排了一场表白大戏!为了怕他出错,还硬是顶着大肚子和东方逸的不满眼神与唠叨陪他演练了好几遍,直到他能温情的说出告白词……

好吧,费了那么多的心思,然并卯……魅影并不为所动,在不知道是错愕还是惊诧下拒绝了她大哥。后来,慕容九又支使着她大哥变着花样的又表白了几次……然而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慕容九几乎感觉到无计可施心急如焚的时候,有一天她突然看到她大哥和魅影喜笑甜蜜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

后来,在她用各种办法没有探到想知道的内幕,慕容九只好动用影子、暗卫及听雨阁探子!这才知道,原来,她那集合了几代人智慧精华的各种追求密法在她大哥那简直是输得一败涂地……她大哥居然是用了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把魅影收服得服服帖帖的――扛了直接扔炕上!

陪着你近乎搞笑的经历了这段‘繁忙’时间的东方逸和无心参与却不得不被迫参观的墨,对此心情不一的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只要不累着自己,你高兴就好!――来自东方逸的唯妻主义。

闲得蛋疼!――来自简单直白的墨!

虽让慕容九咬牙切齿,却又只能咬牙暗翻白眼……因为,有时她也会感觉到自己真是闲得蛋疼,虽她并不愿承认自己的内心。

以上种种围绕在慕容九生活中的日常,不管是闲得无聊还是出于热情,都这样陪着慕容九度过了挺着大肚子艰难的每一日。

而随着远方传来程子夜与蝶儿两人不咸不淡,但各自安好的消息后,事情皆一件件的在走向明朗和欢喜结局。

是而,渐渐又闲下来且不知是不是因为被诊出怀有双胞所以供不应求还是有别的原因,明明吃得很多却明显瘦下来的慕容九,终于慢慢的显露了孕妇的忧郁潜质……

慕容九的忧郁主要体现在了她开始对生产产生各种各样的担忧,比如:这医疗设备落后的时代,生产并且还是产双胞的各种隐患,她是一一的忧心了个遍!还有像没有纸尿布的年代该怎么办?双胞要是奶水不够怎么办等等等等……

这样各种各类对于东方逸等人来说近乎奇葩的思维,几乎每天都会循环在他们的生活中播出,即使有东方逸及接到信函赶回来的天机老人及慕容家等人以各种理由安抚过去,当下她也能喜笑颜开,但到第二天却又会上演一回新一轮的忧心重重……

而这样的情况就一直维系到了慕容九生产那日……

这夜凌晨,睡梦中的慕容九被突然而至的阵阵腹痛给疼醒……

“嘶……”慕容九睁眼望着窗外黑压压的天空,忍着那越来越频繁的阵痛轻吸了一口气。

虽然慕容九妊娠后期备受烦恼,但还不至于忘记所学,心知这是临盆的前兆,但只要还没破水,一切都还早着。

而此时,察觉到动静的东方逸亦清醒了过来,黑暗中见慕容九蹙眉调整呼吸的样子,即刻紧张了起来。

“九儿,你怎么了?”焦虑的声音穿透黑夜,有些无措的双手抚上慕容九的脸颊和腹部。

“不要担心,可能是要生了!你去将灯点亮,然后吩咐下人给我准备浴汤,快点!”现在的痛疼还在可受范围,慕容九心急支使起东方逸。

“浴汤?现在不是应该叫来稳婆吗?”东方逸慌张的下床点燃蜡烛,对于慕容九最后的要求有些不解。

“先别问了,我要趁现在能动沐浴……让雨儿月儿将那软塌收拾下,一会儿就在那里生,还有……让人去请我师父和孤独过来,快!”慕容九起身在东方逸的搀扶下下床,感觉阵痛越来越密集说话也不由跟着越来越急促,而就在她刚下床的时候,下身一阵热流喷涌而出,她焦急喊快的声音也不由尖锐了起来,额头亦因疼痛而冒出了丝丝汗珠。

“夜、魅!”东方逸惊恐的看着慕容九染湿的里裤,又见她痛苦的样子心疼不已,隔空大吼的声音竟微微发颤。

“主子!”东方逸声音方落,夜和魅便如鬼影而至。

“让人准备浴汤,让月儿雨儿过来还有去请老师和独孤前来,还有稳婆!快点!”东方逸抱起慕容九,本想将她放回床上却被她制止,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又不肯听慕容九的话将她放下,只能无措的那样抱着她,对着夜、魅急吼着重述了一遍。

夜、魅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丧失理智、慌张的东方逸,虽被吼得一愣但也快速的领命离去。

“不要这么紧张,只是生个孩子嘛。”慕容九疼得有些脱力的安抚着东方逸,可其实她自己心里也害怕得不行。

生孩子她也没有经验好嘛!学医的时候是有学过相关的知识,但也仅限于课堂之上好嘛!轮到自己要生了,还是双胞……各种危险好嘛!她能不担心,能不害怕吗?

在东方逸的大吼之后,逍遥王府几乎是瞬间的便全府通明,安静的夜里也即刻变得吵杂了起来……

“啊……”主院阁楼里,冲了个澡躺在雨儿月儿收拾铺垫好洁白纱布的贵妃榻上,声嘶力竭的尖叫出声,两名京城最好的稳婆已经赶来,此时正在慕容九的身边安抚着她,身后还有几个从宫里调来在期间和将来坐月子时照顾慕容九的姑姑,也正紧张的伺候在左右,而没有经验的雨儿月儿则只能站她们身后稍远的地方,手上各拿着一摞白纱布和襁褓,焦虑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本该破晓的天空依旧一片黑暗,甚至有几道闪电在黑压压的天空闪过,压抑的天气和阁楼里慕容九的痛呼声让楼下徘徊的东方逸和慕容家人,更加的心惊肉跳。

“前辈!这都多长时间了!这……”慕容皓轩听着慕容九的叫声,忧心不已。

“是啊,老师!怎么这么久了还没生出来?九儿她不会有事的对吧?”东方逸焦急的跎步上前,拉着天机老人连连发问。

“轰……”

“啊……”

天机老人还没能回答,随着突然而至的一声惊雷,慕容九亦发出更加惊心的尖叫。

“这……”两声惊响让东方逸心跳如鼓,脸上的焦虑越深,松开天机老人急急的便往阁楼冲了上去。

“诶!逸儿啊,女子生产男人不能进!”楼梯口的慕容夫人及时的拉住的往上冲的东方逸,然而东方逸却巧妙的拂开了慕容夫人的手,越过慕容夫人后,东方逸回头心焦地道:“岳母大人,我无法在这里等下去了,我得陪在她身边!”

话落,东方逸的身影亦快速的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这……这孩子,这男人进去会与产妇相冲呀!”慕容夫人急得跺脚,抬脚就欲追上去,这时慕容皓轩拦住了她,道:“夫人啊,这逸儿的心情我能理解,就让他去吧!”

今日这情形让慕容皓轩回忆起了当年慕容夫人生产时的场景,那种心急如焚的感觉他明白!自己心爱的女人受那等苦,身为男人是该陪在身边啊!

“啊……”

楼上又再传来慕容九的凄厉的声声尖叫,听得楼下的众人心都揪得老高。

“生孩子……这么可怕?”杀人可以不眨眼的魅影,听着慕容九的惨叫声亦不禁惊恐的喃喃出声。

“……”慕容昊对此不知如何反应,伸手握住魅影的手,给予无声的安慰,心情有些复杂却也抵不过对楼上自已妹妹的担忧。

“这……恺恺,你说……九儿她……没事吧?”苏欢欢紧揣着独孤元恺的胳膊,显得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

“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有……有……有我和老师在呐!”独孤元恺也是一脸惊慌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话却让人听了更加的焦急。

“啊……”阵痛让慕容九有些生不如死,脑子已经想不了什么,只能是下意识的跟着稳婆的指示,艰难的调整着呼吸,可值得庆幸的是有了东方逸在一旁的陪伴,她感觉安心踏实了不少,不在感到恐慌。

“九儿九儿九儿……”看着慕容九痛苦的样子,东方逸急得眼眶都红了,心里恨不能可以代替她痛,可偏偏他除了握住她的手叫着她的名字,什么也做不了!

“王妃你再用把力,已经可以看到头了!”紧盯着慕容九生产过程的稳婆,惊喜的大叫了声,慕容九一侧帮助慕容九调整呼吸的另一名稳婆也立马惊喜的道:“深吸一口气,憋气用力推!”

“哗……”

“哇……”

在稳婆的协助下,慕容九在又使劲地憋了三四次后,天空哗然下起大雨的同时,一声婴儿的啼哭随之响起……

“恭喜王爷、王妃,是个世子爷!”接生的稳婆将脐带剪断,做好处理后将婴儿托起惊喜的说道,随后将新生儿抱到了一旁做清理,而另一名稳婆随后接替了她的位置准备迎接另一个孩子的降临。

“……不知道肚子里的这个是男是女?”生完一个稍微能够喘口气的慕容九虚弱的说了句,可话刚落阵痛随之又起。

“啊……”

“……是男是女都好,都是我们的孩子。”东方逸取了帕子小心翼翼的替慕容九拭去额头及脸上的汗水,声音哽咽的回道。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只是天上厚重的乌云到是渐渐转散,朦朦胧胧中也能依稀见到一点光了,直至约莫一刻钟后,大雨霍然停止,阳光亦划破乌云投下亮眼的光,天空更是出现了巨大的彩虹……

“哇……”就在天空放睛,彩虹横越天际的时候,阁楼里再次传来一声啼哭。

“恭喜王爷、王妃!贺喜王爷、王妃!一举喜得龙凤胎!”阁楼里传来惊喜的道贺声。

“生完了生完了!”慕容夫人拽住慕容皓轩的手,激动得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兴奋地道:“龙凤胎,是龙凤胎,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慕容皓轩亦是眼眶泛红,开心的喃喃道。

“老爷,夫人!王妃又生了个女儿,而且母子平安!”月儿扑扑的跑下楼,见着楼梯口的两人,激动的说道。

“好极了,好极了……”原本从阁楼里传来的惊呼便已经知道,但经月儿这一确定,又知慕容九无事,那心情又增添了几分欢喜。慕容皓轩拍拍慕容夫人的手,开心得忘了怎么言语。

“老师!小姐她顺利的产下了龙凤胎!”见两老开心得忘乎所以的样子,月儿红着眼眶跑到天机老人身边,激动的说道,眼泪也在这时滚落,那是喜悦的泪水!

“……”天机老人开心的点点头,虽不像其他人那么激动,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屋内,欢欣若狂,只为这天他们迎来了一对坚强的新生命……

逍遥王府迎来新生命后,以前清静的府里闹腾了起来。一来是因为两个孩子的哭闹能力不是一般惊人;二来是因着这两个孩子,逍遥王府的大门快被踏破。

不管是慕容家还是皇家人或是亲朋好友,默契一样的隔三岔五的就得往逍遥王府跑一圈,似乎只有这样他们的生活才算完满了一样……

很快,这对龙凤胎也迎来了满月。

基于两个孩子出生的情景,东方逸与慕容九在满月这一日,为他们取名:大儿子――东方雨;二女儿――东方睛!这两个名字也在这一天记入玉碟。

在大肆的操办了他们的满月酒后的第二天,逍遥王府一家子人却浩浩荡荡的出行了……

还记得黎城边郊的那处山谷吗?

当时那里还只是小桥、流水、人家,可如今却又被修整过了一番。入谷的地方被设了五行幻阵护卫着谷里的安全,谷里的景物也作了增减,原来的楼房不远处又盖了几幢楼房,小河对岸的空地上也开垦出了一片田地,种上了些谷物蔬菜;小河里也养上了鸭鹅鱼虾,而河岸边则植上了各色果树……

总之,如今的山谷里像是一座小村庄……嗯,或者也可以说是――世外桃源!

而这样的地方,逍遥王府的一行人将会长居于此……

“叮……”自从得到雪音后,慕容九不是没有拿出来弹奏过,但却没有如此惬意的与它相融。安顿下来后的这天,闲暇之下,她将它取了出来……

“爱是愉快是难过是陶醉是情绪或在日后视作传奇――

爱是盟约是习惯是时间是白发也叫你我治乍惊乍喜――

完全遗忘自己,竟可相许生与死,来日谁人问起,天高风急双双远飞――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又何以对这世界雪中送火――

谁还期求什么可歌可泣的结果,谁能承受后果翻天覆海不枉最初,啊……………………”

东方逸卧在地毯上斜靠栏杆之上,眼神含笑望着同样含笑看着他的慕容九,听着她自弹自唱,那美妙的歌声与琴音如同天籁一般让人沉迷。

坐在另一旁的月儿、雨儿及分别被她们抱在怀里的两个小家伙,也都睁着大眼睛听得入迷。

就是河对岸劳作的夜和魅还有影子、暗卫们,也都停下手上的活,暂时的沉浸在这唯美的乐声中……

“有你有我雪中送火――

爱在迷迷糊糊盘古初开便开始,这浪浪漫漫旧故事――

爱在朦朦胧胧前生今生或他生,怕错过了也不会知――

跌落茫茫红尘南北西东亦相依,怕独自活着没意义――

爱是来来回回情丝一丝又一丝――

至你与我此身永不阔别时……”

“爱是微笑是狂笑是傻笑是玩笑或是为着害怕寂寥――

爱是何价是何故在何世又何以对这世界雪中送火――

谁还期求什么可歌可泣的结果,谁能承受后果翻天覆海不枉最初,啊……………………

有你有我雪中送火――

爱在迷迷糊糊盘古初开便开始,这浪浪漫漫旧故事――

爱在朦朦胧胧前生今生或他生,怕错过了也不会知――

跌落茫茫红尘南北西东亦相依,怕独自活着没意义――

爱是来来回回情丝一丝又一丝――

至你与我此身永不阔别时――

爱在迷迷糊糊盘古初开便开始,这浪浪漫漫旧故事――

爱在朦朦胧胧前生今生或他生,怕错过了也不会知――

跌落茫茫红尘南北西东亦相依,怕独自活着没意义――

爱是来来回回情丝一丝又一丝――

至你与我此身永不阔别时。”

美好的曲音即使随着乐声停会消散,可那曲意里的美妙意境却能深植人心。就像平淡生活,即便会有酸甜苦辣,却使人在那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温馨美好里一直走下去……

――――――――――――――――――结文感言―――――――――――――――

哇……

九其实不知道要说什么!

大结局虽然还是依照九预定的走,但是亲故们看到这一章应该会看得出当中九省略了好多细节。

但是,这结局确是九近来的状态最好的产物。

好了!逍遥医妃总于完结了,九真是太激动了!

回头细看,这篇文居然陪伴了九将两年多的时间!太不可思议!

写这篇文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写长篇小说,九真的是个大白菜鸟!

途中因为身体的原因被迫多次停更的,因为没有脑洞而写不下去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九刚开文没多久就因为全身起疹子,又痒又痛而碰不得任何东西……那时候偏偏是九灵感最强的时候,偏偏――疹子消下去后,灵感这玩意儿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所以九不得不重看自己的文和大纲找灵感,每天清晨逛花园听音乐找灵感,将自己的主题曲‘神话情话’和‘潇洒走一回’听上千八百遍找回当初的那份悸动感,才又打开九的笔电!

呼……

其实写文真的很累,特别文章签约之后!

九一直在为‘码字’或是‘写文’而纠结!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作者也纠结过这两个词?

其实九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九对这两个词的复杂心情,但总之九是纠结的。

这个故事的开端源于九一份女尊的幻梦,它是一场奇幻之旅,也是强者的人生!但是开文后,九不知道那份‘自大’的幻想是不是能够被人接受,所以九将这份臆想以另一种形式来展现……

其实九要说的话有太多太多太多!!!

可是九怕超过字数,所以……

总之,九真的很激动,也很感恩!!!

因为,在九曾经再次因为身体的关系不得不停更的时候,九其实是想过要放弃的!可是,在那时,九无意中发现在第三平台居然有粉丝在一直等着九的回归……那时候九真是感动得哭了,哭得死去活来。这是真的!

九曾经以为九的逍遥医妃没什么人看,所以真的很失落,所以你们可想而知九在受到期待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了!真的很感动!

在这时感谢一直支持九的亲故们!感恩你们的陪伴!愿你们都好好的,九也会好好的!

完结后的逍遥医妃,九依然会找时间修正,有可能也会有增减,喜欢的亲故可以继续关注,反正收藏着也没差(^o^)。

好了,再次感谢感谢感谢你们!

然后,亲故可以去关注九新开的坑,是现代同人文。

谢谢!再见,亲故们!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