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最强霸道升级系统

第246章 武林大会始

  林语儿最终妥协在了庄风的关心之下,决定不去掺和这次的武林大会了。

从红林别墅离开的时候,庄风和林言儿交代了一番,叫她和林语儿好好说一说,开导一下她,因为庄风知道,林语儿和林言儿什么事情都说了,所以庄风明白,自己要说的意思,林言儿一定是懂的。

等到自己在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庄风希望看到一个全新的林语儿,也希望自己的感情之路,可以顺畅起来,不必再佯装成一生只爱一个人的存在,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人这一生,或许会有无数次的纠结,但是唯独做自己,才是真真正正不必纠结的事情,一旦放开,便是天晴,否则,乌云密布的人生,哪里还叫人生啊!

离开红林别墅之后,庄风赶往机场而去,现在,封轻扬和袁霹雳还有顾凌轩他们,已经带队赶到,而且林绝顶和南宫琉璃也已经带人赶往了机场而去,还包括萧伊人带队的萧家,以及叶良辰带队的叶家,所有人都已经朝着机场赶去了。

等到赶到了南江市国际机场的时候,所有人已经等候多时,恭迎庄风的到来。

庄风登上飞机,大部队全体登机,蓄势待发的英雄者联盟队伍,浩荡的如离弦之箭一般,就此朝着海天市进发,很快,所有人等级完毕之后,六架飞机同时起飞,那阵仗,便是一种态度,一种在武林大会上胸有成竹,必然浩荡而去凯旋而归的态度。

……

于此同时,就在庄风带领大队人马出发之际,东兰市,花家那边也已经有所行动了,只不过,花山云不再是这场武林大会的主角,一切全由冷怡然来掌控,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队伍更是空前浩荡,但是,留给他们的,除了冷怡然所带领的魔宗八百多人以外,其他的人,或许这一次就是迈向生命尽头之路,有去无回,才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而事实也将证明这一点。

……

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

庄风带领的大队人马,率先赶到了海天市,此刻已经是华夏当地时间下午时分。

一来到了海天市,主持这次武林大会的执法堂,已经派来几十辆大巴车等候多时,等到庄风带队到来之后,在执法堂派来的人的安排下,一行人上了大巴车,他们将第一时间乘车,到达海天市的海港码头去,在那里,一艘游轮已经停靠,那艘游轮便是这次主办武林大会的场地。

上了大巴车之后,又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大巴车队伍横穿整个海天市,从机场到达了海港码头,那艘偌大的游轮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一刹那,庄风就知道,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即将上演。

与众人纷纷下车之后,大家开始登上游轮,这一次执法堂很明事理,钱已经收了,也都做好了执法堂今后不复存在的准备了,所以,以往的时候执法堂举办武林大会的那一套,这一次全都没有用上,任何人都不需要被检查什么,直接便被放行,可以登上游轮。

庄风很满意执法堂的做法,等到这次的武林大会过去之后,他们就可以顺利的解散了,而留给庄风的,将是一统整个武道一途的大业,他的时代即将来临。

庄风和封轻扬还有袁霹雳、顾凌轩……等等人,登上了游轮之后,执法堂安排好的工作人员,赶紧给他们分房间。

每个人在得到房间房卡之后,便都在庄风的命令下,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去,现在,在花家那帮人来之前,他们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暂时调整一下一路以来的风尘仆仆,等到花家的那帮人来了,游轮就会出海而去,一旦驶入了公海之后,那么,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就可以正式上演了。

当游轮踏入公海的那一刻,就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吹响战斗号角的时刻,现在,英雄者联盟这边的所有人,都已经在摩拳擦掌,打算在庄风的领导之下大干一场了。

……

等到庄风他们这边的人上到了游轮之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之后,海天市国际机场,十几架飞机落地,冷怡然和花山云他们也已经赶到了。

一赶到机场之后,还是执法堂准备的大巴车,载上了冷怡然和花山云他们,然后依旧是穿过了整个海天市,然后从机场到达了海港码头,直接将所有的大巴车,停在了那艘等待的游轮之前了。

冷怡然和花山云等人下了车之后,便一起开始登上游轮。

在这边的所有人登上游轮之后,游轮准备出发离开海港码头。

“嘀嘀嘀……”

几声汽笛声响起来,在黄昏渐渐落下的时段,游轮开始启动,调转方向之后,离开海港码头而去。

这时候的庄风,正在自己的豪华房间里,端着红酒杯,叼着香烟,一脸的怡然自得,望着窗外,那是大海无止境的方向,就像是要对未来的展望一样,没有尽头,却在一片蔚蓝之间,叫人充满了无限的瞎想……

在海的尽头,庄风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在自己未来的尽头,那一定是成功,是屹立于宇宙之巅的成功,庄风已经开始酝酿,酝酿那种舍我其谁的气质,他知道,今后,这种气质将会是他的标签,无论是什么人见到了他,他一定要展现这样的气质,武林大会一结束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这不是结束,只是成功的一个小小的开始,而花山云他们那样的人,不过是庄风成功之路上的一拨见证者而已,他们同样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人,见证庄风走向那成功之路的尽头而去,而这些所有的见证者,必然在庄风的身前,应上一句老话……

这句老话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必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

酒喝干,烟抽尽!

庄风倒在了大床之上,那目光还未离开床边,心思却迷离了起来,现在,他需要的,只是静静的等待,而现在这条游轮之上的所有人,要的都一样,全部都是只有等待。

等待会让一切都变得简单,等待会迎来最终的结果……

游轮离开海港码头五个小时之后,夜深人静的氛围之下,今夜的海上过分平静,丝毫没有波浪滚滚的态势,那一片空洞之下,整个游轮之上的氛围,确是越来越浓重的。

这种氛围浓重的让每一个还在游轮之上的人,都把心悬在了嗓子眼,现在,那游轮之上的数千个房间里,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来,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擦拭着,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战关乎生死,而这一战也必然打响。

赢了,那将无上荣耀,输了,那便是立马跟阎王爷报道的节奏啊!

这样的氛围之下,每个人在大战开始的时候,都必然会全力以赴的。

……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游轮的汽笛声嗡鸣而起,来的突然,却也来的很是时候,游轮已经进入了公海之中,这个时候的战斗,将只关乎华国武道一途,不关乎其它,也不会有其它的任何干涉。

这汽笛声,便代表了等待的结束,一场大战,正是拉开帷幕,即将上演。

听到了汽笛声之后,庄风从大床上爬起来,来到了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妆容,然后走出了房间而去。

来到了走廊里,已经有几十人出来了,这些人,全都是这次参加武林大会,还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一些人物,无外乎就是各大家族门派的家主或者掌门人之类。

当然了,虽然大战的氛围已经无限清晰了,可战斗要何时打响,还是需要一个节奏的。

武林大会已经变了味道,但是总归这些家主和掌门人之类的,也该聚在一起,顺便尔虞我诈的来一番你死我活的勾心斗角吧。

庄风一从房间里出来之后,封轻扬和袁霹雳还有顾凌轩……还有萧伊人和林绝顶以及南宫琉璃夫妇,还有叶良辰等等,他们这边的一些人,就全都聚了过来。

而另一处前,冷怡然和勋骑带队,花山云和齐德冬还有齐德强等一些人跟随着,两拨人在走廊里,便有了几分对立的氛围。

这时,隔着老远,庄风看向了冷怡然,送以一记微笑,冷怡然也投来了微笑,他们之间微笑的意味关乎着什么,现在就只有花山云他们那边的一些人不知道了。

这还是庄风和冷怡然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就要携手做一件大事情,着实有点儿意思。

纷纷笑罢,两人踱步而走,各自身后的那些人也都快步跟上。

这时候,已经有执法堂安排的工作人员前来引导,现在,这些庄风和冷怡然各自带队的家主和门派掌门人,要去游轮的小剧场里,那里是个很大的空间,刚好可以同时容纳这些人在一起。

很快,大家就一路跟着那个引导的执法堂工作人员,出现在了那个小剧场里。

那小剧场很大,大的可以同时容纳一千人之多,作为是那种罗马斗兽场一般的设计,在中间有个大大的舞台,然后座位围着一圈。

一来到剧场之后,庄风很随意的寻得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封轻扬和袁霹雳还有顾凌轩他们,这边的所有人,就都坐在了庄风的后边了。

那边,冷怡然和勋骑坐下之后,花山云还有齐德冬和齐德强,和他们那边的一些人,便全都坐在了冷怡然和勋骑的身后了。

刚好,两方人马所坐着的位置是对立的,待到大家坐好之后,那个执法堂工作人员在舞台上,四下看了看,然后就很快离开了,他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可不想夹在中间,被两边的人这样看着,这样的话,压力真的好大啊。

对坐下来之后,庄风嘴角微微扬起弧度来,看向了冷怡然。

冷怡然这时候的嘴角,也已经扬起了微微的弧度来,同样看向了庄风,两人四目相对之间,有些话便不用多说什么了。

这些领头的人已经聚集到一起了,大战便已经从他们在这里坐下之后开始了。

现在,那些游轮上的每一个小房间里,所有的人都开始躁动了起来,一个个扬起了手中的武器,杀出了自己的房间而去,现在,两分人马,一方手臂上缠着白色的带子,代表着庄风这一边,另一方的手臂上则缠着黑色的带子,代表着冷怡然他们那一边,不过,确切的说,现在花山云又可以开始做这场武林大会的主角了,那些带着黑色带子的人,已经又开始代表花山云他们了。

因为,这时候的所有魔宗弟子,全都带着白色的带子,他们已经开始反水,成为了庄风阵营里的一份子。

战斗就这样打响了,黑白之间,谁胜谁负,从一开始的时候,便已经出现了压倒性的优势,更何况,不只是因为蓝血的作用,还有魔宗弟子的反水那,所以,用不了多久,花山云他们那一边,就会全军覆没的。

这时候目光回转到了剧场之中。

庄风和冷怡然嘴角的弧度,相继散去,两个人全都一本正色了起来。

这时候,冷怡然突然站起身来,踱步朝着庄风那边的座位前走了过去,而勋骑随后跟上,一边跟上去,一边回头看花山云和齐德冬以及齐德强他们……

见到这样的一幕出现之后,花山云第一个感觉到了意外,可他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他更加的不知道,冷怡然这是要干什么,怎么跑到敌人的那一边去了,难不成是要现在在这里也把战斗搞起来吗?

显然,花山云知道,自己的估算是不对的,因为冷怡然好像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啊,她走向庄风那边去,显得极为平静,平静的叫花山云诧异。

这时候的齐德冬发现这一点,便对花山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听得齐德冬的询问,花山云心想,“我哪里知道!”

花山云甚至于都懒得回答什么。

(本章完)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