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快穿:黑化男神,要抱抱

第741章 我每天都活在修罗场5

  “酒儿,抱歉,我不知道他们会这么不喜欢我。”唐双儿转头去看虞酒儿。

虞酒儿吃饭的人,骤然被唐双儿点名,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说道:“嗯,你知道就好,他们两个人的心思我也不会去猜的,所以说,他们现在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那就是和我无关的事情。”虞酒儿说道。

“是这样的吗?”唐双儿歪着脑袋,“但是我只是因为太喜欢你了啊。”

虞酒儿:“……”

觉得自己已经忍到了极限,已经忍不下去了怎么办?

虞酒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和我无关,其实不管如何,你们的恩怨,还是不能牵扯到我的,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要怎么说,但是有一件事情我知道,就是你对我意见很大,所以你也不用现在可怜兮兮的和我说,喜欢我,你在我这里的印象已经是跌倒谷底了。”

“酒儿,你什么意思。”唐双儿不明白虞酒儿的意思。

“之前是在站在我的房门口撬我的墙角,这件事情你应该不会忘记了,就算是记忆力再不好,这么近的事情,应该是要记着的,你要是有什么话想要反驳的,你也直接说就好了,反正能听进我,算我输,成不成?”虞酒儿也是笑眯眯的样子。

唐双儿的脸色一变,想要开口,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最后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虞酒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看,你的记忆力也太差了,这样的事情还要我来提醒你,现在应该是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有些事情,我觉得应该不需要我来提醒的,你自己就应该清楚,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做得出来什么样的事情,非要自己上来自打脸,一点也不好玩。”虞酒儿说完,继续低头吃东西。

论打脸的操作,虞酒儿就没有输过!

唐双儿没说话之后,这里就安静下去了。

一顿饭也是的很安静也格外的安稳。

吃了饭之后,千沉和糖九九就带着虞酒儿离开了。

而想要跟上去的唐双儿却没有了脸。

尤其还是在对上千沉和糖九九那快要杀人的视线之后,更是没有这个胆子去了。

但是明面上不能跟着,暗地里还不能跟着吗。

这几个人身上的气息再熟悉不多了,要找的话,不过也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唐双儿一点都不着急,一直等到他们的气息消失,唐双儿这才开始着急。

但是不管如何,都找不到他们人了,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而此时,虞酒儿也总算是舒了一口气了。

“还以为真的可以追上来,关键时候,小月月你还是很有用的啊。”虞酒儿说道。

“那是,想要凭借你们身上的气息追上你们,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月迟十分骄傲,“像这样的人,太好对付了。”

“嗯,所以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虞酒儿问道。

“自然是不回去了。”千沉说道,“都出来了,而且摆脱了,她一直跟在你身边你觉得有什么用处,说不定还会使坏,更别说奚云不在那里了,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在那样的饿一个地方浪费时间。”

“这说的也是啊。”虞酒儿恍然,说道,“反正人不在那里,我们在那里待着也没用,赶紧走赶紧走,我现在看到人我还有心理阴影了,都可以这么面不改色的告诉我只是因为喜欢我的,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本来就是,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带着她。”千沉说道。

“我怎么知道,我一直以为所有的女主都是一个样子的,怎么这个人就黑化了呢,还想着撬墙角,那你们应该也是第一次见面吧,就这样,真的至于吗?”虞酒儿也是觉得看不下去了,说道,“也不知道你的魅力到底在哪里,这都直接上手了。”

“你猜,我的魅力在哪里?”千沉说道。

“大概是光环吧,不管怎么说,你还是男主的,对方是女主,互相吸引是必然定律,只是你有了自己的记忆,但是女主还是那个样子,还是要和男主走原来的轨迹的,我之前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一直撮合男女主在一起的,这是我的基本准则,男女主是一对。”虞酒儿说道。

“我就说你怎么一直想着撮合我们,不过现在明白过来了也好,至少我不用一直和我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了,酒儿,以后就知道了,不能这样。”千沉说道。

“你可给我闭嘴吧,之前也是你们一直瞒着我的,有意思吗,就不能直说吗,我又不会怎么样,本来就是我应该要做的事情。”虞酒儿翻白眼,还记得这件事情。

“妈,是我的错,但是我一直以为其实你是不愿意接触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直瞒着你,若是知道你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接受了,我们也不会这么麻烦的去做这些事情的。”月迟说道。

“算了算了,不想和你们废话了,反正都已经这样,我也已经知道了,走吧,随便找个地方,走到哪里是哪里了。”虞酒儿说道。

“嗯。”千沉舒了一口气,只要那个女人不在身边就可以,一直撬墙角,千沉也会觉得烦,况且一见面就这样,时间长了还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呢。

“可以感受到奚云的气息吗,我们直接过去找人。”虞酒儿说道。

“感受不到。”虞酒儿摇了摇头,“小月月你可以吗?”

“不可以,他若是不主动出现,把自己的气息掩藏起来,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月迟也是有几分无奈的,说道,“不过他如果要做事的话,我就可以感应到,毕竟他的气息,我太敏感了。”

“那就成。”虞酒儿点了点头,舒了一口气,伸手拉着糖九九的手,“走吧,我们也很久没有自爱一起玩了。”

“娘亲,我们以后会一直这样在一起的对不对?”糖九九问了一句。

“自然,不要瞎想,只要事情结束了就好了,剩下的事情,我们应该都可以做到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再说了,这不是还有小月月在吗,你也在。”虞酒儿笑道。

一大一小走在前面。

而千沉跟在后面三步远的距离,舒了一口气,看到两个人这样,他的心头也是有几分暖意的,这样才像是一家人。

蓝一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千沉的身边:“酒儿现在很幸福。”

“嗯。”千沉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我总是觉得少了一点什么东西,我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蓝一对此倒是十分苦恼。

“或许等你找回了那些记忆之后,就不会这样了。”千沉安抚了一句。

“嗯。”蓝一点头,看了一眼虞酒儿,歪着脑袋,“你好好对酒儿啊,你若是对酒儿不好的话,其实我也可以和酒儿在一起的。”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千沉的脸色难看了一瞬,说道。

“嗯,我也希望我不要有这样的机会,而且,你最好也不要给我,我希望酒儿一直都是这样开开心心的样子。”蓝一说道。

几个人在走走停停,最后依旧是在江南落了角。

虞酒儿对这里是有执念的。

就是很喜欢这里,想要在这里安家落户。

只是刚刚到了江南,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你怎么来了?”虞酒儿看着对面的男人,有些诧异。

“我不来,到还不知道原来你来了人间。”云邪站在虞酒儿的身前,一身蓝衣格外的潇洒。

“嗯,我挺喜欢人间的,怎么了?”虞酒儿的眉梢微挑。

“没什么,就是天帝问起你了,结果你没人了,我过来找你而已,原来你还是一直喜欢这样的地方没变过,你那里也是种满了荷花。”云邪看着了一眼江南水乡,深吸了一口气,“也难怪你不愿意回去。”

虞酒儿沉默了很久问道:“那你现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专门为了和我说,我帝父在找我?”

“是啊,天帝挺担心你的,不过你若是没事的话,天帝倒也不会逼着你回去,好好玩吧,玩够了再回去也可以。”云邪说道,“你也是难得下来一趟。”

“我也没准备回去啊。”虞酒儿眨了眨眼睛,说道,“我自然是想要玩够了回去了,现在就算是要我回去,你抓得到我吗?”

“不敢的?”云邪摇了摇头,就算是抓得到,那也舍不得。

虞酒儿那可是云邪自己一手带大的,就是一个小孩子磕磕绊绊的带着另外一个小孩子长大,虽然是年长了几岁,但是其实也查不了多少,不过也就是几年的光阴,所以整个仙界都觉得,他们两个人是最配的,以至于天帝都有了这个念头,直接赐婚了。

虞酒儿的不反对,其实云邪也不会觉得这个人就是喜欢自己了,只是还没有看透感情而已,不反对,自然是正常的,若是看透了感情,肯定是不会这么任由着赐婚的,那必然是要跟着自己喜欢的人离开的。

“你在人间是一个人吗?”云邪问道,见虞酒儿是一个人站在岸边的,所以才过来找人。

“不是,他们只是有事离开了。”虞酒儿摇了摇头,“若是无事的话,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出现了,也省的被他们知道误会了。”

“误会了?”云邪有些错愕,这个还能误会的吗?

“是啊,会误会的,他们都是小气的人,应该是不愿意看到你和我在一起的画面的,尤其还是我和你就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虞酒儿说道。

云邪突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是谁?”

“酒儿?”

还没等虞酒儿开口说话,千沉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串糖葫芦。

“嗯?”虞酒儿下意识的回头,看到糖葫芦的时候,伸手拿了过来,“回来了?”

千沉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云邪:“他是?”

“我的一个朋友。”虞酒儿解释了一句。

千沉皱眉。

他可不觉得这是普通朋友。

“酒儿,他是?”云邪看着千沉,有些错愕。

“我丈夫。”虞酒儿笑道,咬了一口糖葫芦。

云邪:“丈夫?!”

“是,这是我的妻子。”千沉上前一步,挡住了虞酒儿,盯着云邪。

云邪的的神色有些复杂,所以不过就是下来走了几天,就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吗?

“怎么了,很奇怪吗,我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应该很正常吧?”虞酒儿有些诧异,盯着云邪,“我也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千沉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问道。

“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吧,订了亲,只是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感情,所以也没反对。”虞酒儿说道,“现在是没有什么关系,你也不用担心,我喜欢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个。”

千沉放心了,但是看着云邪的目光还是带有敌意的,这是一个要和自己抢媳妇的情敌,必须要注意。

虞酒儿没有注意到,但是千沉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是喜欢虞酒儿的,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这一双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那祝你幸福,希望你们两个人可以幸福。”云邪笑了笑,看向千沉,“希望你可以好好对酒儿。”

“我知道。”千沉点头,我自己的媳妇我不好好对她,难道还要指望你来对她好?

“叔叔。”

云邪的衣袖突然被扯了一下,又听到了一道软绵绵的声音。

云邪低头,就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孩子,怯生生的扯着他的衣袖,喊他叔叔。

“怎么了?”云邪对小孩子也是多了一点包容,尤其还是这个小崽子和小时候的虞酒儿似乎长得很像。

“九九。”虞酒儿皱眉。

“你们认识?”云邪错愕。

“他们是我的爹爹和娘亲。”糖九九十分骄傲的开口。

一句话,杀人于无形。

直接把云邪震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

孩子都这么大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